高考网首页| 高一年级| 高二年级| 高三年级| 自主招生| 艺体特长| 高考备考| 高考真题| 高中课本| 高考作文| 报考技巧| 天津高校| 招生简章
高考网 高考天津站 > 高考 > 高考新闻 > 正文

又现骗子大学:“北软科技学院”

来源:北方教育网 文章作者:. 2011-09-05 13:53:09

[标签:高考新闻]

“北软科技学院”发出的2011年“新生录取通知书”左下方有一处加了红色边框、类似印章的红色印刷文字:“本校是经国家教育部备案北京市教委批准的全日制高校”。

“北软科技学院”的校门口没有学校名称的招牌,相关的广告挂在学生宿舍楼的墙外。

 

    近期,各地高校纷纷开学,大学新生陆续走进校园。但对河北籍学生马骁栋(化名)来说,发生在半个多月前的报到经历有些灰色。
    录取马骁栋的“北软科技学院”被证实是一所未在北京市教委注册,不具有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的“大学”。马骁栋和他父母的报到之行,最终变成了“北软科技学院一日游”,一家人只在学校宿舍里住了一晚,就办理了退学手续回家。
    像马骁栋这样,在报到后发现自己被忽悠的考生并不少。据马骁栋的父亲回忆,“有很多家长在咨询完后感觉上了当,当天就有20多个学生排队办理退学手续”。今年前去“北软科技学院”报到的新生以东北的考生居多,约有两三百人。而留在学校接待新生和家长的大二学生大多数也来自东北。
    进入9月,各地高校纷纷开学,大学新生陆续走进校园,开启一段崭新的求学历程。但对河北籍学生马骁栋(化名)来说,发生在半个多月前的报到经历有些灰色。
    录取马骁栋的“北软科技学院”被证实是一所未在北京市教委注册,不具有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的“大学”。马骁栋和他父母的报到之行,最终变成了“北软科技学院一日游”,一家人只在学校宿舍里住了一晚,就办理了退学手续回家。
    “我再也不去那个学校了,彻底被欺骗了。”马骁栋说。

    班主任推荐“北软”招生人员

    据马骁栋回忆,今年4月13日,一个自称来自“北软科技学院”的老师来到他所在的班级做招生宣传。当时,马骁栋和其他高三同学正在紧张备考。
    “孩子回到家后对我们说,班主任推荐了一个大学招生的工作人员。我们看到宣传单上写着,北软科技学院是中央民族大学的下属学院,感觉挺不错,就动了心想让孩子选这个学校。”马骁栋的父亲马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无独有偶,今年5月,山东籍学生徐杰磊(化名)也拿到了由高中班主任发放的“北软科技学院”的招生宣传册。
    “宣传册上说,‘北软科技学院’是北京自修大学和中央民族大学合办的,毕业后能拿到中央民族大学的文凭。”徐杰磊的父亲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北软科技学院’招生办的一位老师还特意打了一个‘父子’比喻,表示中央民族大学是‘父亲’,北软科技学院是‘儿子’。”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早在今年1月,上述“北软科技学院”负责招生的徐老师就在哈尔滨、长春两地的多家招聘网站上发布“正规本科院校高薪招聘招生教师”的招聘广告,招收“表达能力强、能出差、能吃苦、形象好”的女性,“要求出差进入高中找指定的班主任老师沟通”。
    今年6月,高考成绩和各批次分数线揭晓。马骁栋考得不是很理想,未达到河北省的理科二本录取分数线。在填报志愿时,他和班里的一些同学收到了“北软科技学院”工作人员发来的嘱咐短信。短信的大致内容是,凡是报考北软科技学院的学生,第一志愿都要填写成中央民族大学,并在是否服从调剂一栏上注明不服从调剂。
    对此,马先生有了疑问:“一旦考不上中央民族大学怎么办?”
    “我担心孩子考不上,因为中央民族大学的录取分数要600多分。可是‘北软科技学院’招生办一位老师告诉我,只要在志愿书上的院校调剂一栏中填‘不服从’,在志愿调剂中填‘服从’,就可以通过内部调剂,从中央民族大学自动调剂到‘北软科技学院’。听了他的承诺,我才敢让孩子填志愿。”马先生告诉记者。

    宣称学生“在校即在职”、“毕业即就业”

    7月27日,马骁栋收到“北软科技学院”发出的“新生录取通知书”。随通知书一并寄来的,还有一份关于“北软科技学院”的宣传材料和“致家长一封信”。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新生录取通知书”注明:“经审核,你被我校北软科技学院录取为室内设计专业本科学生,请持本通知书于8月12日至8月27日到校办理入学手续。”
    “新生录取通知书”的落款是“北京自修大学北软科技学院”,盖有“北软科技学院”的章。此外,“新生录取通知书”上还有一处加了红色边框、类似印章的红色印刷文字:“本校是经国家教育部备案北京市教委批准的全日制高校”。
    在“致家长一封信”中,有一处关于毕业证书的介绍:“本校双证教育班学生,可以获得两套本科毕业证书,一套是本校下放(原文如此,似应为‘下发’——记者注)的民办本科系列证书(因为是民办证书,考公务员有所限制),另一套是中央民族大学的成考本科毕业证,以及学士学位证书,在国企,以及考公务员都不受限制,两套毕业证书在全国范围内配合使用,可媲美二本以上院校毕业生。”
    信中还提到,“北软科技学院”所开设的专业都是“订单培养”,“只要学生在校两年半按时上课,学校就可以安置就业,毕业后基本在中关村软件园工作,起薪保底3000元,入学当日签订就业协议”。
    而宣传材料上描绘的上学和就业前景似乎更加诱人,列出了“选择北软双证教育的十大理由”、北软学院和传统大学的“成本-收益分析”对比,甚至还有诸如“一届届学子‘在校即在职’,‘毕业即就业’,证明了北软科技学院的各种IT专业是您值得考虑的优质专业”之类的宣传词。

    “我一晚没睡,第二天天一亮就领着孩子办退学手续”

    8月12日,马先生一家开车来到位于北京密云高校科技园水源路25号的“北软科技学院”校园。但让全家人有些意外的是,校园门口并没有挂“北软科技学院”或“北京自修大学”的牌子。

  “我们到了那儿,没有看到中央民族大学的牌子。因为通知书还写着北京自修大学,我们又睁大眼睛满学校找北京自修大学的牌子,也没找见。最后还是在送孩子去宿舍的时候,发现在宿舍。
    马先生当即拨打了中央民族大学招生办电话,得到的回复是“我们根本就和这个学校(指北软科技学院——记者注)没关系。”
    “我一听就懵了,赶紧又打北京自修大学的电话,那边也告诉我们,他们和北软没有任何关系。”马先生说,“随后我又向北京市教委咨询。工作人员说,在注册的民办大学中没有北软科技学院,北京自修大学因为没有通过审核,今年也没有招生资格。”
    “我当时就傻眼了,平常知道有‘黑作坊’、‘黑砖窑’,没见过还有‘黑学校’。”马先生对此感到非常气愤。
    尽管对眼前的景象十分失落,但马先生还是和儿子一起去办理了各项入学手续。
    “填报名表、流程单、分配宿舍、交费……”马先生列举着各项手续。马先生注意到,尽管宣传材料称马骁栋所学的“室内设计”专业一年的学费为6600元,但包括军训费、保险费等各项费用在内的总费用共计1.3万余元。交完钱后,财务人员交给马先生一张没有注明收款单位,只加盖了“现金收讫”字样三角章的收据。这让他更加怀疑“北软科技学院”是一所山寨大学。
    徐杰磊父子在交费时的经历更加尴尬。“宣传单上说是交6000多元,我去的时候就按照通知书上的收费要求带了6000多元,但这个费那个费加起来实际让我交了1.3万元,当场让我很难堪。”徐先生说。
    接下来的参观校园让马骁栋一家越发感到“北软科技学院”的办学、住宿条件与此前的宣传相去甚远。
    当晚,马先生一家被安排在“北软科技学院”的学生宿舍里过夜。“我一晚没睡,第二天天一亮就领着孩子办退学手续。”马先生告诉记者。
    “北软科技学院”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把马先生交的钱全数退还。“扣了100多元保险费,500元教材费,300元被褥费和500元住宿费。他们说宿舍是租的,要交给物业公司管理费。”马先生说。

  被忽悠的学生多来自东北

    像马骁栋这样,在报到后发现自己被忽悠的考生并不少。
    马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有很多家长在咨询完后感觉上了当,当天就有20多个学生排队办理退学手续。”
    据他回忆,今年前去“北软科技学院”报到的新生以东北的考生居多,约有两三百人。而留在校园内接待新生和家长的大二学生大多数也来自东北。
    在百度贴吧“北软科技学院吧”上,以“北软徐老师”、“北软陈老师”为名的用户也早早地在高考前为考生提供咨询服务。咨询的考生大多来自东北。在被录取后,一些考生在贴吧中发帖召集同一地市被“北软科技学院”录取的考生结伴儿去报到。
    其中有一部分考生,在报到或读了一段时间后选择了退学。
    来自黑龙江的女生沈华吟(化名)就是其中一位。去年高考成绩不太理想的她在黑龙江省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主办的《学子》杂志上看到了“北软科技学院”的招生广告,被其广告内容吸引,主动找到学院求学,被录取为游戏动漫专业的学生。
    然而,经过一年的学习后发现,“北软科技学院”的该专业是新成立的,教学条件和师资力量均不理想。经过与其他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对比,沈华吟决定退学,去另一所培训学校学习。和她一起作出同样选择的还有另两位同班同学。
    由于在填报志愿时依照“北软科技学院”要求只填写了“中央民族大学”且“不服从调剂”,马骁栋今年的高考志愿投档已经成了“死档”。
    “金钱的损失可以估量,但我孩子的前途受到了更大的伤害。”马先生告诉记者,“本来孩子的分数可以上河北任何一所三本院校,可因为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听了他们的鬼话,失去了调剂机会,如今只能选择复读了,孩子现在每天都对我说不想读了,不想上大学了,我心里难受得很。”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向北京市教委反映关于“北软科技学院”的问题。北京市教委宣教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收到记者提交的材料,并转交给相关处室,“目前正在调查、了解、处理此事。对于损害学生利益的事情,应该查处的一定查处,绝不手软。”